williamhill威廉希尔 手机版
刚通事件
浏览次数:17938     作者: 黄立伟

 

清光绪八年(1882年),清政府废除了盘剥鄂伦春人的“谙达”(又称安达,满语和蒙古语意为“朋友”,清代成为官商的代称。时称官府派往鄂伦春等地区征收貂皮等猎产品并供应鄂伦春人需要的一些粮食、布匹、白酒等生活用品的人为“谙达”)制度。至民国初年,游猎在黑龙江上游一带的鄂伦春族因交通十分闭塞,远离中原,其猎产品的商品交换长时期内仍由汉族商人控制。时一些奸商勾结地方官府,进山以低价收购鄂伦春人的貂皮、鹿茸等猎产品和高价出售日用生活品的手段,对鄂伦春猎民进行变本加厉地欺诈和盘剥,使他们生活日艰以致负债累累。奸商们逼债日甚,经常发生抢马夺枪、霸妻劫食、拆房毁屋之事,致不法商人与鄂伦春人之间的关系十分紧张,加上官府统治无能、盗匪横行,致鄂伦春族人屡遭劫掠,生活困苦不堪。时任鄂伦春族库玛尔路正蓝旗佐佐领的刚通(姓关,另说姓莫尼西勒尔,鄂伦春族,清同治八年即1869年出生。光绪二十一年即1895年由催领提任骁骑校,后升任佐领,任旗官近30年。19236月被害,终年64岁),对受不法奸商残酷压榨的鄂伦春同胞深为同情,曾先后5次向库玛尔路鄂伦春协领公署陈情,恳请当局尽快解决鄂民与不法奸商之间日益激化的矛盾,但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复。

1921年(民国10年)滚都善等鄂伦春猎民被招扶携家由精奇里江(今俄结雅河)一带辗转返回中国黑河道境内,不料途中遭到一伙持枪匪徒奸商的抢劫,9名猎民被杀害(其中有滚都善的2个兄弟),携带的枪械、财物等被洗劫一空。滚都善携余众逃到库玛尔路正蓝旗二佐辖地盘古河居住下来,官府授予滚都善骁骑校职,连同随人编入库玛尔路正蓝旗二佐。时任正蓝旗二佐佐领的刚通屡就滚都善等遭抢劫之事呈文官府,要求彻查处理,但始终音讯皆无,自此埋下了鄂伦春猎民暴动反抗的导火索。

19232月,滚都善深受奸商欺压盘剥的50余名鄂伦春猎民,暗中聚议杀奸商复仇之事,并得到了佐领刚通和催领杨玉亭的默许和支持。最后商定:“密行通告所属鄂民,约期举事,将散商之有债款者,皆杀戮之;其无债款者,将货物、马匹留下,驱逐出山”。事发后由佐领刚通报官,申明情由并承担责任。4月,正当鄂民群情激愤、密谋举事之时,一些奸商又在喀尔通屯(今嫩江县城东北)向鄂民催逼债务、抢枪拉马,甚而调戏猎民妻女。滚都善等猎民对此气愤至极,被逼无奈遂将夏克属等数名奸商杀死。随后封锁村屯,禁止散商入山交易。鄂民交换商品事宜则由杨玉亭、刚通负责直接办理。刚通之弟倭库伦对杀害奸商之举甚为不满,曾偷偷去倭西门县佐佐署密报杨玉亭唆使鄂伦春猎民杀人夺货、密谋倡乱之事。6月,当杨玉亭去倭西门采购粮食、弹药时,被倭西门佐署以散商控告其唆使刚通杀人倡乱罪而遭拘押。滚都善、刚通闻讯后,知事已暴露,遂决定迅速依计举事。不料举事之情被刚通的妻子知晓并泄露给其妹夫汉族商人李景泰和其两个女婿李桐琴、陈永起,这3个商人又将消息告诉了其他商人,使周遭的商人纷纷拉山逃走,破坏了整个举事暴动计划。滚都善等获知此情后,知举事之事已泄露,遂杀死刚通之妻,将刚通胁迫入伙,毅然率众举行了暴动。

暴动鄂民先在盘古河杀死罪大恶极的8名奸商和采金官吏、巡警数人,焚毁了奸商的房屋、店铺数座,旋赴呼玛尔河口,途中又打死了倭西门佐署派往刚通处调查情况的6名巡警,同时,吸收沿途百余名鄂民加入了暴动队伍。时塔河一带的鄂民也打死了5名商人并烧了他们的房屋。暴动鄂民行抵设在卡不那的余庆采金公司时,遇佐署巡长尹焕章等,刚通向尹诉及鄂民举事完全由奸商无端欺压凌辱鄂民而引起,望其转报上司予以谅解。而尹非但不予理睬反以武力相要挟。后气愤之下的暴动鄂民在卡不那拦路将尹打死。至6月末许,盘古河和呼玛尔河共90多户370多名暴动鄂民在卡玛兰河(今呼中区呼玛河上游处)会合。时刚通并没有放弃原来依靠官府的主张,唯恐事情闹大不好收拾,并谴责滚都善等杀人不道,劝阻暴动鄂民适可而止,报官自首,不要继续作乱。滚都善和激愤的暴动鄂民疑刚通此举是想叛变,滚都善遂令暴动鄂民将刚通绑缚,带至海拉图河附近的喀巴那公司后,将刚通乱枪打死并弃尸于呼玛尔河。刚通死后,滚都善率众下走逊可义河,进入山林据险抵抗固守,此后数月,在呼玛县、漠河县和倭西门县佐境内袭击军警、劫杀奸商。此期间,因暴动鄂民人数较多而发生粮荒,为免坐以待毙只得四处夺取粮食,曾抢夺太阳沟金矿面粉380余袋,抢了白面、马匹后还留下鹿角抵资。后据安罗卡代办呈报公文称:“鄂伦春人抢劫两处,曾给绥安站约值三四百元之一架半鹿角,又给王松涛处茸角半架,已卖大洋一百五十余元。谓此次前来系为口粮子弹,并无仇怨,今即拿物太多,先行给此茸角”,将来杀尽山内商人,仍然打围倍加偿还云云。表明暴动鄂民的仁义之情。7月,黑河道尹和库玛尔路鄂伦春协领公署方得知库玛尔路鄂伦春正蓝旗等处猎民暴动之事。时公署协领于多三派佐领察尔古善、音吉善前往收扶,并另派佐领依精额带2名兵丁就近速往呼玛尔河密访究因。不久,官府地方当局出动黑河陆军第八连前往围剿。96日,双方在塔河交战,滚都善部利用有利地形,击毙前往调查的佐领依精额与陆军向导,打死陆军士兵2名、保安团士兵1名,击伤披甲音都善,挫败了黑河陆军八连的进剿。武装进剿未果,对此,时任黑河道尹的宋文郁在《转请依西肯卡官所报鄂伦春叛乱情形并所拟收扶办法呈》文中提出收扶之策:“窃查鄂伦春自元明而后种族衰弱,已成游牧野人,唯其依傍山林而居,固以围猎为生,凡其衣食等物均恃围猎所得为交换。近年山内奸商利其知识单简,遂重利供其所求,于是利上加利,物外加物,而霸妻夺食拉马取枪之事出焉,嗣经迭次控诉,未能圆满解决。则该族愤不能平,遂致铤而走险,此仇杀散商之事所由来也。刻下彼之山内,粮即无散商出售,势难坐以待毙,故又出沿江抢劫,则乱事蔓延不知伊于何底。现难派军进剿以期歼灭,然彼山径娴熟,精力骑射,得手颇为不易,况将来剿捕过急则彼等不投俄国必结匪人,贻害边局实难鲜浅。今欲彻底解决,唯有扶之一法稍可收效。”协领于多三也提出了对暴动鄂民实行谈判招抚的建议。

黑龙江省省长公署和黑河道尹公署查清了事件的真相后,采纳了黑河道尹宋文郁和协领于多三的建议:放弃武力围剿,实行谈判招抚。受托的协领于多三利用暴动鄂民粮食危困之机,派佐领音吉善和骁骑校吴德兴、伦吉善及委官谭宝善、催领吴银宗与关跑布善等人,进山进行谈判收抚。处于困境中的暴动鄂民在谈判中向地方官府提出了五项条件,要求欠债不还、不准商人进山卖酒、不准汉人携枪进山乱窜、十八站至以上不准汉商住宿、归抚后保暴动鄂民的生命安全并洗清罪名。黑龙江省省长公署和黑河道尹公署确认此事件确由散商利上加利、盘剥压榨所至,遂同意并答复了暴动鄂民所提出的条件。黑龙江省省长公署采取了七项招抚措施:禁止奸商垄断渔利,拔本塞源;设立专商,供给鄂民;豁免散商夙负,以纡困苦;对参与暴动的鄂民既往不咎,并录其新绩,以资统摄而鼓舞;招收鄂民子女入学,以期同化;分配食物,以恤饥困;禁止鄂民以衣物、枪支换酒,禁止商人售酒于鄂民。黑河道尹在招抚“训令”中称:“一、查鄂伦春之叛确由散商利上加利盘剥所致,平常获利信蓰其侵欠之款即悉数蠲免;二、鄂人嗜酒如命,往往饮酒神智颠倒,发生是非,严令禁绝;三、汉人进山意图得利,往往借商贩以资侵盗,是以散商之类应加查禁,以免再蹈散商之乱……;四、沿江与鄂人接近之外,应随处指定小铺专与鄂人公道买卖,鄂民归抚后官家接济口粮,以安其心。”地方官府的招抚措施收到了预期效果,暴动鄂民纷纷下山受抚。至19243月,以滚都善为首的最后一批暴动鄂民下山受抚。至此,历时9个多月的鄂民暴动事件终于平息。不久地方当局委任暴动鄂民的首领之一滚都善为记名骁骑校。1925年,又将滚都善提升为佐领。在地方官府十八站附近的布拉格罕设立了官督商办的益民公司,专事官民汉鄂间贸易往来,促进了当地商品经济的发展。

1923115日,黑河道尹宋文郁在报呈《转报库路佐领刚通被戕情形呈》文中载:“访得刚通并无率众作乱情事,缘经江北精奇里河逃到中界之鄂人滚都山(即滚都善)被奸商欺逼日久,愤激起意,不料刚通之妻泄露机密先行被害,继将刚通胁迫带走,于中途而刚通誓不愿党,故而被杀害,尸弃库玛尔河内,始行率众叛乱,竞无疑等情禀覆前来。查刚通身任佐领官职,现年六十余岁,平素最能任劳任怨,勇于作事。协领拉任以还所有上至库漠一带鄂民应行整顿事宜,正赖该员臂助进行之际,孰料滚都山起意作乱,竞将刚通杀害,殊深痛惜。”

由于这次鄂民暴动事件发生在佐领刚通所辖的库玛尔路正蓝旗二佐,故史称“刚通事件”。“刚通事件”是鄂伦春民族反抗官府腐败统治,争取民族平等和生存自由的英勇的正义斗争。

 

williamhill威廉希尔 版权所有
黑ICP备13004845号-1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