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hill威廉希尔 手机版
金山镇大火
浏览次数:1820     作者: 黄立伟

 

金山镇始称库玛尔江口、库口、上口子、金山口,清朝末期,在此设置库玛尔总卡衙门,国境监视所本部。民国时期,1914年呼玛建县后县知事公署驻金山口,1915年改称金山镇。金山镇位于黑龙江上游,隔江与苏联(今俄罗斯)相望。清末至民国时期,呼玛采金业兴旺发达。时境内五大黄金公司进出金沟矿区多经由此地,故名金山口,金山镇由此日趋兴旺隆盛,曾是一座繁荣富庶、兴盛发达的城镇。1916年呼玛县知事公署迁治古站(今呼玛镇)后,金山镇逐渐演进为今金山乡金山村。

金山镇交通比较方便,上至西口子,下至黑河,当时虽无现代化交通工具,但每年黑龙江明水期,总有几只大型客轮来来往往,运货载客。冬季冰上大帮爬犁满载食品、物品,缕缕行行进出金山镇。

金山镇市面繁华,财源茂盛。国内多有来此经商作客者。绸缎丝行、布匹洋庄、杂货商号林立于市。行商小贩汇集街头。旅馆客栈、酒家饭店星罗棋布。有赌博场、会局、宝局、娱乐场、说书馆、戏院、妓女院达百余家,还有日本料理屋20多家。由金山镇至十八里岗子马路两侧,酒馆、饭馆、小吃部、杂货店一家挨一家。熟食冷饮座无虚席,摊床栉比一床接一床,一摊连一摊,买卖吆喝声此起彼伏。耍枪舞棍观众围观,抽帖占卦走街串巷。夜则灯火辉煌灿烂夺目,车马行人,不绝于途。昼则人流如潮,来来往往、熙熙攘攘。金山镇街里总是一片繁荣热闹景象,时有小哈尔滨之称。

1916年(民国5年),金山镇遭受火灾,损失较重。1950年,反革命分子宋贵森纵火,烧掉了半壁金山。51114时许,金山镇老道庙突然失火。时风大火急,火苗喷出几十丈远,人们虽然纷纷赶来设法努力灭火,但根本无法靠前扑救。庙里那棵镶着三层四面斗的旗杆烧得象一只连荒的大蜡,旗杆顶上的圆木疙疸变成大火球,被风掠下来在空中随风飘出二三百米,落在了金矿二分局房上。粮仓的粮食还没抢运完,学校便着火了,金矿局也着了,接着,大火烧向新丽商号和黑龙江边。经奋力扑救,学校的火先被扑灭了。一会儿,风转向了,火随着东南风从江沿向镇内大街烧去。火借风力,风助火威,越刮越大,狂风扯着几十丈长的火舌上下翻滚,顷刻间几条大街连成一片火海,连先前从店铺、屋里抢搬出来的物品也被烧光了。咔嚓咔嚓的火声和呜呜叫的风声混在一起,淹没了人们救火的喊叫声。两个多小时过去后,风渐渐小了,火也渐渐弱了。

傍晚,风停后火息了。但一排排居民住宅、一幢幢商号、酒家和客栈已变成灰烬和焦土,金山镇三分之二的街区被烧光。

这次大火损失惨重。据灾后调查,除抢救出少量粮食、物资外,共烧掉居民住宅455间,约值123.81812亿元(时为东北流通券,下同),还烧掉金矿局、贸易公司、合作社、区政府和十几家商店以及农具、牲畜、粮食和其它物资,价值51.4697亿元,共计损失175.279亿元。有110多户居民倾家荡产,400多人无家可归。自此,金山镇败落下去。

纵火者宋贵森,时69岁。其自幼好逸恶劳,怠惰成性,19岁离家流浪。22岁时先后到天津、营口开小饭馆。后到黑河与一妓女合伙开妓馆,宋当大茶壶(旧社会指开妓院的男老板),干了14年之久。九一八后,宋当上伪警察,并升任警长,8年后被开除。之后,又在黑河赌场宝局当了2年宝官,输得净光,生活窘迫。宋到金山镇后,看僧道这行清闲自在,吃穿不愁,便钻进老道庙里,焚香拜佛,磕头认师,削发为僧,以此寄生度日。时宋打着出家人的幌子,寻花问柳,调戏妇女,人送外号花老道。宋还出租土地、耕畜农具,放高利贷、开小当铺,典押金银手饰、衣着服装,低价当入,高收利息,赎期很短,逾期死当不准再赎,以此坑害群众,剥削人民。1948年土地改革时,金山乡政府没收了宋剥削来的土地、耕牛、马匹和房产,强迫其参加生产劳动,自食其力。宋对此怀恨在心,敌视共产党和人民政权,寻机破坏,进行报复。之后,宋曾几次设法纵火,因被群众发现过早而幸未成灾。但宋贼心不死,511日早晨,宋以沤粪为由,在牛棚西北角一棵明柱下放上火炭,盖上牛粪和乱草后,躲了出去。中午时分,风吹火起,牛棚、宿舍、庙堂先后被烧着,大火连成一片,终酿成金山镇大火。在着火当天,宋自以为得意时,县公安人员经调查,便逮捕了纵火者宋贵森,之后押解到黑河。在事实与法律面前,宋对自己纵火罪行供认不讳,被依法判处死刑。

 

williamhill威廉希尔 版权所有
黑ICP备13004845号-1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