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hill威廉希尔 手机版
1958年呼玛县黑龙江特大洪水
浏览次数:4523     作者: 黄立伟

 

195876日~11日,黑龙江上游广大地区连降暴雨,累计降水100180毫米,超过年均降水量50%。暴雨产生的地表径流汇入已经处于中高水位的黑龙江,形成了黑龙江上游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鉴于黑龙江上游普遍发生连续数天暴雨,呼玛县防汛指挥部于72日向各区公所和乡人民委员会发出通知,要求立即健全防汛组织并于5日开始办公,注意汛情,加强防汛工作领导。11日,根据黑龙江上游汛情和黑河地区预测以及苏联方面提供的参考情况,县委作出了《关于作好防汛工作的几项决定》:

沿江所有村屯应立即紧急动员起来,全力投入防汛斗争,要求坚决不伤一人一畜,保证粮食和物资的安全,尽最大努力保护将成熟的庄稼,免于水害和减少损害程度;建立健全防汛组织,各级组织应制定切实的防汛计划,迅速进行全面布置,恢复防汛指挥部,成立抢修堤坝、脱险转移、物资供应、组织保卫和水情观测小组;金山江套子、翻身屯、怀柔站、正棋村、三合站、鸥浦南地营、倭西门、老卡、依西肯各村屯、开库康地营子、马伦等危险地区要立即着手有组织有领导有计划地转移,转移原则是先人畜、后粮食、再物资。三卡、湖通镇、呼玛镇、金山、察哈彦、鸥浦、开库康等地,目前可立即选择高点转移粮食和主要物资,然后视水情再转移妇女、老人、小孩和牲畜,上述转移地区必须做好脱险的一切准备工作,制定脱险计划,确定转移地点,要准备足够的干粮和脱险工具,船只要专人掌管,以防在转移中间造成混乱局面;切实掌握水情变化,加强水情观测,沿江村屯应昼夜设专人负责看管,每4小时向县防汛指挥部报告一次情况,并做好通讯联系工作,邮电部门必须保证迅速准确的传达汛情;加强防汛的思想教育工作,克服麻痹大意和侥幸心理,同时要消除消极悲观的思想,全民动员,昼夜苦战,坚定信心,坚决战胜洪水。

由于阴雨连绵和暴雨致黑龙江上游江水泛滥,78日洪水首先在漠河乡江段发生,两昼夜上涨5.6米,漠河街内进水3米~4米深,全村人员被迫转移制高点。13日出现第二次洪峰(101.50米),比前次洪峰高出0.41,漠河乡基本全部被淹没,人员从高地又转移山上。此时村内最大水深达5米以上,房屋坍塌、被毁、冲走计80%以上。洪峰水位在漠河持续五天,17日出现一次比前两次稍低的洪峰水位(82日降至警戒水位以下)。漠河地处呼玛县最上游,7820时洪水到达时,当地居民事前未注意防范,人们在脱险时只穿了一身衣服,其它物品和财产未能抢救出来。全村房屋384幢被毁310幢,村址街道和沿江3千米长岸边,被洪水冲刷坍塌入江宽达500多米,变为江道河床。1 040公顷农作物颗粒未收,土地被剥蚀一层,严重的砂卵石裸露,洪沟遍地,是全县受害最严重地区之一。

古城岛上的额木尔乡(今漠河县兴安乡),79日时水位涨速加快,107时~10时涨了5米,村内街道水深1米以上,只剩高处几幢房子尚未进水。人员和马匹在9日开始摆渡过河向二十五站和大河西村转移,粮食也在抢运。11日水位继续猛涨,11时至125时,又遇暴风雨,累计涨水高度超过7米,房屋坍塌,冲走无数,留守人员难以坚持,请求全部撤离,之后,线路被毁,通讯中断,汛情无从掌握。

127时左右,据鸥浦区委转报:开库康乡洪水进村后仍继续上涨,时人员、粮食已转移至村内高地。142040分,高地被水围困,水平距离只剩30余米就被淹没,人员处于危急状态。15日黎明,“东北号”客货轮船及时赶到抢救,全体人员始得以脱险。8时洪峰到达,村内建筑和群众财产被严重毁坏,水文气象观测设备也被洪水冲走,给以后的资料积累造成间断性缺漏。

临江高地上的依西肯乡,村后山脚下是一低洼地带。10日江水上涨,14日村后洼地进水,居民转移到村内高地,15日村后通流,江水汹涌,全村形成水中岛状,切断了后退陆道。全村700多人,生命危在旦夕。时苏联船只在洪峰到来之前赶到进行营救始脱险。村内房屋无一不在水中,有60多幢木结构民房被水冲走,其它集体和农民家庭财产均未抢救出来,360公顷待收的农作物绝产,也是全县最重灾区之一。

鸥浦区江段水位,11日午后上涨幅度增大, 20时即超过警戒水位线,时区内各乡都做好了转移准备工作。12日,辖区沿江村屯的老弱病残人员和部分物资均转移至高地,至2210分,洪水涌进鸥浦村,洪水累计上涨4.14米,大街通流,人员、物资又向第二高地转移。13日,上涨速度更加猛烈。14日,首次洪峰抵鸥浦。是日之后,鸥浦以上沿江电话线路多处被洪水冲毁,通讯中断。15日推算第二次洪峰将于16日在鸥浦一带两洪峰相汇。168时洪峰在鸥浦出现,最高水位达103.71米。全村500多人多次转移,最后被逼上山岗,房屋倒塌、冲走180余幢,高地处未被冲走的房屋进水2米~4米深,除地势较高的一条街道外,其余全被洪水吞没,坍塌江中,岸边3千米长、20米~30米宽的陆地成为河道,大地农田出现大小冲沟13条,693.33公顷农作物被毁,损失空前。

713日,新街基江段水位上涨明显,3昼夜累计上涨2.96米,14日~16日洪水涨幅加快。164时,水位已与1956年的洪水位持平,村内40%房屋进水, 60%农田被淹。17日零点后洪峰到达,时人员和部分粮食、物资均已转移安全高地,村内少数房屋和地营子房屋有被淹倒塌、冲走现象,580公顷庄稼、占耕地面积92%的农田遭到洪水侵蚀洗劫。

11日午后,三卡乡江段水位开始上涨,至19日最高洪峰到达,日涨速度较均匀,基本在1米左右,8昼夜累计上涨7.86,最大洪峰水位102.84米。村内的106户、549人和部分主要物资,在洪水逐渐上涨之际,都陆续转移到了村西的黄土岗上,当15日村后低地通流时,人们还在用小船抢运物资,直至18日全村进水深达2米~3米时,留守抢救人员才全部撤出。洪水冲塌与冲走房屋14幢,乡办粮米加工厂车间被冲得只剩下一个锅炉。庄稼被淹273.33公顷,250米长、10米宽共计2 500平方米的岸边国土坍塌入江,村西连片完整的平原大地被洪水淘刷出3条冲沟,形成高水位时江河水侵入的2条通流,1条自下游倒灌,造成整个村址呈现被水切割与隔离的隐患后果。

各区乡所属沿江其它自然屯均在黑龙江行洪中受灾,先后遭遇了这次特大洪水的洗劫。呼玛河流域也同期泛滥,危及两岸乡村、田地。其危害概况:漠河乡北红(大草甸子)村水深3米以上,持续10天之久,3幢地营子房屋被冲走,140匹马、31头牛损失于洪水中,60公顷地绝产;额木尔乡大河西村受害农田433.33公顷,冲走房屋10幢,淹死牲畜35头(匹),损失粮食1万余千克;开库康乡马伦村房屋被冲走10幢,近133.33公顷农作物颗粒未收,54户、207人转移上山;依西肯乡瓦干村进水2米~3米,农田受淹,岸边塌进江内0.6平方千米, 4幢房屋被冲走;鸥浦区曙光、老卡两村人员全部转移至桂花站,土地全淹,房屋也有被水冲走与倒塌现象;三合站村内水深3米~6,24幢房屋全部坍塌或被冲走,被淹耕地73.33公顷,村中间被冲出横斜向洪沟1,与下游水泡子串通;正棋村113.33公顷耕地全淹,房屋进水6米~7,部分被毁;怀柔站村中房屋进水深达5米~6,倒塌连片,水毁庄稼226.67公顷;新街基乡察哈彦村进水2米~3,被冲走房屋23,水淹耕地120公顷,江岸国土坍塌1 500平方米入江中;金山村被淹土地26公顷,房屋进水2米~3米深,冲走房屋10,山脚下形成一条新的冲沟,村旧址塌入江中,损失国土6万平方米;其它沿江河流域的十八站、新村、兴华、新民、三间房、翻身屯、湖通镇、红星(玉石大夫)和沿江(下老卡)等乡村的部分房屋和大面积农田及集体、个人财产,都不同程度的遭受了洪水危害。

县城呼玛镇地处黑龙江上游段内呼玛河入江口处的78平方千米扇形冲积平原上,左濒黑龙江,右邻呼玛河,三面环水,一面靠山,易受洪水危害。时全镇有1 403户共6 703人,以及机关、厂矿、事业单位。在县委、县人委领导和县防汛指挥部的统一指挥下,7月初便组织人力堵口修堤。8,呼玛镇江段江水始涨,水位基数95.82米,距警戒水位尚有2.20米。9日,黑河地区水文部门电话通知预报,黑龙江上游将发生超过1956年型的洪水(水位在呼玛县城是101.21米),要求迅速做好防范准备。是日,江水比上一天上涨0.56米。重新组织起第一批以县、镇机关干部、企事业厂矿工人为主的500人队伍,开始对洼地堵口,对堤坝进行增高加厚的抢修。水位比前一天稍减。10日,县人委、县防汛指挥部联合向全镇人民发出动员令,立即停止一切生产和工作,除老弱病残妇幼儿童外,分主次和一、二线全部投入了紧张的防汛斗争。11日,水位比10日上涨0.46,各单位抽出人员做物资转移的准备工作。12,洪水涨势加快,11日上升1.78,超过淹地水位,镇下游江水出槽,江边低洼草塘进水。12时,指挥部召集镇内各单位领导开会,确定再增加200名修堤人员,继续加高加宽堤坝,由县公安局长、县工会主席负责指挥,同时开始转移粮食,并准备好物资转移,由1名副县长负责安排;通过了县镇的具体脱险计划。22时又例会1次,研究安排了次日的行动任务。13日,洪水又升高1.1,水位达99.66,坝外下游农田进水。修坝人员保持不减,另组织4台汽车、100辆马车和一大批强壮男劳力向制高点抢运粮食和物资。沿江第一道小堤外不断出现险情,也不断被抢堵脱险。8时许,一艘苏联巡视水情的快艇从上游驶来,有3人上岸与县领导会晤,以小木棍指航运站码头木结构房檐(此房几天后被水冲走),示意是将到来的洪峰高度,并示意正在附近抢修的矮小土坝对这次洪水没有作用(后经洪水验证确如此)。时县防汛指挥部印发了电话收录的“黑河专员紧急动员令”的五条防汛抢险指示,向全体防汛人员宣传贯彻。

9时,江水出槽,第一道小堤坝多处渗漏,终至溃决。一线人员撤至二道防线,奋力抢修第二道堤坝。930分,指挥部临时召集各部门负责人紧急会议,对抢险工作重新进行安排,调整了人力,指出了重点,决定集中力量加快物资转移进度,加紧抢修二道堤防,要将儿童妇女老人转移到三闾(气象站北)高岗处,妥善安排好住宿,要求干部和城郊农民对个人的贵重物资带走或等待转移,一般的送上各家房屋天棚上架高保存。要求会后马上行动,并准备好连夜战斗。午后各单位都已落实,4 000千多人的防洪抢险大军,分散在呼玛县城内外,各负其责的为县城的安全而战。从这天午后开始,镇郊农民、全县暑期教师集训班、放假的学生、旅居呼玛的住宿人员、到此执行任务的国家测绘局测绘大队和公安局在押的犯人等,都组织起来,参加到县城抗洪抢险的保卫战行列。

14日,江水水位涨至100.61,13日增高0.95米。二道堤坝外汪洋一片,波涛汹涌。又逢狂风暴雨,给抗洪筑坝、抢险转移的数千人马车辆增加极大难度。凌晨4时,指挥部再次召集各部门和抢险第一线负责人会议,根据黑河地委对呼玛县防汛的指示精神及上游汛情与当地洪水发展趋势,决定:镇内所有妇女老人和孩子立即全部由三闾高岗再向北山口转移,以确保安全;修堤人员增加到1 000千人以上,推迟洪水万一进城的时间;继续以商业大库和粮食仓库为重点,物资向制高点倒运。一连几天农业科水利人员,用仪器施测了镇内制高点、低洼带和预报水位相互的高差值,标绘成图,给指挥部提供了指挥依据。23时水位达到101.21米,与1956年洪水水位持平。抢修的第二道土堤,终因承受不了洪水的猛烈冲刷,在县人民银行后侧和四闾东南处先后渗漏决口,因洪水势猛,抢堵不及,洪水向镇内汹涌倾入,堤上与各处抢险人员在警报声中涉水绕过洼地,撤到三闾制高点处。15日,洪水又升高1.03米。第二道防线决口至是日零点30分,镇内水深已达两米以上。至8时,3.5平方千米的镇区内60%的面积看不到陆地,地势较低的单位与民宅,已全部进水,部分星点状高地被水围困,进出无路通行。镇北部县制材厂处的古河道遗址通流,与镇内长水泡相连,成为行洪分流渠,泄入荣边村与呼玛河贯通,隔断了镇内与转移到北山口人员之间的陆地通道,仅剩的呼玛镇高地也成了水中孤岛。

8时县防汛指挥部召开扩大会议,研究水中抢险和组织人员管理的措施,并宣布几项规定和纪律,决定:重新调整抢险人员,组成水陆两支抢险大队,抢救各机关和居民住房的物资;派出水上巡察救护船只分队,营救被洪水围困未能脱险的零散人员;镇内留下青壮年精干抢险人员,其余人员都转移到北山口高地;对已转移的群众,设专职小组负责食宿、医疗等事项;在抢险救护中,要严格遵守群众纪律。设立小船通讯传递,由专人负责北山口、西山口、城镇和郊区已转移的群众与镇内的联系。转移群众出去的生活食宿都得到妥善安置。仅北山口一地,从13日起第一批到此至15日已达4 000余人,帐篷、席棚、茅草庵数十幢,夜晚电灯通宿照明,白天有旅途共难的小戏班义演,广播喇叭正在安装,还有临时食堂、饭馆和小卖部,活跃了群众在避难中的气氛,调剂了灾民生活内容。

16日,洪水比15日又上涨0.67米,达102.31米。县城内未进水的房屋仅剩40余幢,塌倒的已有20多幢,最深水处已漫屋脊。按基础高于1956年洪水位建成的食品商店门窗,水淹没过半,全镇中心区内只存有宽不足百米、长不过千米的三闾高地了,指挥部驻地的县委、县人委机关大院处洪水已逼近门前,被转移至高地上的粮食、物资,距水面高度也只剩两米多。时指挥部决定:再分批撤退400人,转移至北山口,减少险区人数;继续抢运粮食和商业物资,一部分难以转移的要就地架高;小船继续巡察,抢救居民房顶上的物资;组织一支青年突击队,在原有土埂上加高围堵县委机关。水陆两路抢救人员和巡察船只清查救护,使遇险的零散群众全部脱险,并抢运出险房上的物资和住户的部分猪鸡禽类,其它各项抢险工作仍在紧张的进行中。眺望江面,波涛中不时漂过房屋、房架及各种建筑材料,家具和各类物资随处可见,均顺流疾驰而去。17日凌晨,水位达到103.01,16日上涨0.70米。留守于高地上的抢险人员和抢出的粮食物资已濒临险境,镇内不进水的房子寥寥无几,被淹的大街小巷小船可以任意划行,到处是水,到处通流。

早上,黑河航运局的“芷江号”客货轮赶到呼玛,可以绕行至高地边缘,众心似有依仗,心绪稍有安定。8时,指挥部再次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尽最大力量以最快速度装卸轮船转移粮食物资。抢救的原则是:先粮食后物资、先生活必需品后生产机具,先近后远再一般。830分,近千人的装卸大军有秩序的行动起来,“芷江号”往返于三闾高地至北山口之间。19时许,县制材厂建成不久的一幢木结构大仓库被洪水整体浮托而起,顺流进入镇内长泡,当漂过长泡中间时,横跨两岸的高压输电线路被其撞断,致镇内电源断绝,夜晚一片漆黑。时呼玛城郊的四闾、东屯、荣边等村庄因地势低于镇内,致全村被淹,有的房子只剩屋脊在水面以上,人员已转移到西山口和河南屯,但未能转移的物资财产被洪水洗劫一空。189时前,水位比17日又上涨0.30米,水位达103.31米。镇内被淹房屋又有增加,无水陆地面积相应减少。洪峰水位超过堤顶高2.31米。此后洪水回落期持续了21天,期间又有洪水余波反复,部分地段被二次泛滥受淹,至88日才到达归槽后的正常偏高水位。

在洪水消退期间,指挥部根据水情决定,将被转移的人员多次分批撤回镇内。返回人员自家可以食宿的就立即自立伙食,房屋倒塌与家中暂不能居住的,就在未曾进水的几幢空房和仓库内暂避风雨,并在县气象站门前南部高地上办起了露天食堂和帐篷商店,解决了这些群众的临时生活食宿。至726日山上人员全部撤回镇内,与全县其它各地人民一道,共同进行灾后紧张的重建家园和生产自救等工作。

洪水发生初期,全县上下都组织人力抢修堤坝和低洼处堵口,前后出动5 500多人,用工14 700多个,抢修大小堤坝13,共完成土方25 675立方米。虽然堤坝先后都被洪水冲毁,但对推迟洪水漫延,赢得物资抢运时间起到了积极作用,减少了损失。经灾后调查,全县13 740人、8 313.33公顷耕地遭受了洪水洗劫。农作物绝产7 586.67公顷,减少和少有收获的726.67公顷,被冲毁失去耕种条件的耕地1 493.33公顷,农田成灾面积占受灾村屯播种面积的79.4%,占全县总耕地面积11 200公顷的74.2%

全县商业、供销、粮食、煤炭、木材、林业等部门和各乡、村的供销社、分销店以及农民家庭被水毁冲走损失的物资财产有:冲走房屋955幢(其中倒塌196幢),约3.82万平方米;损失原粮和成品粮22.77万千克;冲走仓库、马棚1 020幢约3.06万平方米;冲走淹死畜禽马103匹、牛27头、猪577头、鸡鸭6 336;冲走大中小农机具7 666();损失牲畜饲料1 273千克、饲草75万千克;冲走木柈子7 633.5,合木材9 160.2立方米;损失各种被褥衣服12 681件、各样布匹3 303.6米、各种家具器皿69 152件;还有原煤和沿江河楞场贮存待运的原木、小径木、规格材及农村分销、代销商店的各类食品糖果、罐头等生产生活物资,基本都在洪水中损失。全县损失的财产物资按当年物价综合折算价值为:农作物130万元左右,房屋200万元左右,畜禽20万元左右,粮、煤、木材和商品家具等4 702 644.23元(其中县商业局损失10万元,木材经营部门损失50万元)。全县国营、集体和个人共损失财产总计价值8 202 644.23元。灾情给全县人民尤其是广大农村群众在衣食住行和翌年的生产带来巨大困难。

在特大洪水刚开始回落之时,县领导和指挥部决定,马上抽调干部组成八个工作组,奔赴灾区慰问灾民,积极协助组织生产,安排救灾工作。很快上级也发放了救灾物资和生产资金,扭转了部分灾民的悲观失望情绪。随着洪水退尽归槽,8月下旬,全县上下节约度荒、生产自救工作就已全面落实。至年末,全县灾区在重建家园的前提下,各项创收共达127.45万元,取得了黑龙江特大洪水生产自救的初步胜利。

 

williamhill威廉希尔 版权所有
黑ICP备13004845号-1  网站统计: